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黃湘喻 女力組社工   

                當社工的經驗中,我們不會只是服務「個案」而是一整個「家庭」。每當社工初次家訪,看見家庭各方面的需求,總會用盡身邊的資源給予連結。

我曾經上山初次家訪時,遇到案家有多重障礙的孩子,這樣的孩子在山區一班不到10個學生的分校並不會有資源班的編制,因此協助連結身障單位進入案家服務;近期則遇到家中有過動症的孩子,但過動症並不屬於身心障礙,而身處在台灣南部的屏東,過動症的資源僅能仰賴學校的特教班或者是醫院所提供的藥物治療,但這些資源就足夠讓家長適應或教導過動症的小孩嗎?顯然是不足的。

家長幾乎12小時與過動症孩子相處,若沒有支持性團體,或在過動症上有相當經驗的單位提供親職教育,顯然會讓家長手足無措。

光是屏東縣就充滿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更何況是整個台灣呢?!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頤(屏東分事務所家暴組督導)

沙漠的遊牧民族,夜晚時會將駱駝綁在樹幹上,
白天時將繩子鬆開,但是駱駝不會逃走,
因為記得被綁住的經驗,就好像我們記得過去傷痛,
過去的傷痛,心理創傷綁住現在的我們。

在《沒關係,是愛情啊!》(It’s Okay, That’s Love!)(2014)中,男主角從小被繼父家暴及目睹母親被家暴,成人後期待靈魂自由自在地生活,看似開朗正面的人際關係,內心卻隱藏不為人知的過往,被過往受暴經驗綁住,終罹患精神分裂症。

我們的女主角,或因童年受創經驗,或因長期在暴力下生活,內心遭受到的煎熬遠比身體受傷來得深。生理傷口或許可用藥物醫治,心理的傷痛卻是藥物無法療癒的;我們服務的個案,長期處在高壓環境下,內在情緒呈現焦慮不安、擔心害怕、沒有安全感,外在行為表現出思考停滯、沒自信、低自尊、難下決定、無助及失去生活目標,成年後社交受阻,無法與人正常互動,輕者患上憂鬱症、PTSD等,嚴重者幻聽幻覺等身心症出現。

陪伴受暴婦女的過程中,莉每次出庭只要看到前夫,不自覺地緊張焦慮,害怕到無法走路;玲不願回憶也記不起過去受暴經歷,長期被前夫經濟剝削,時間序列倒錯;玉30年來,沒有得到丈夫給的幸福,所有家產被丈夫敗光,最後落得無處可去,30年一場空。一路走來,莉被前夫的暴力行為制約,重度憂鬱症長期靠藥物助眠;玲多年來被迫替前夫償還債務,替男友管理財務變成責任,因為被經濟剝削的經驗,想掌控的心理殊不知是被過往經驗制約;玉得不到情感依附,經濟安全都失去,因跳脫不出過去傷痛的經驗,只能靠幻想還擁有活下來,終罹患思覺失調症。

男主角是家庭暴力受害者也是目睹家庭暴力兒少,為了減輕罪惡感幻想出一個16歲的自己來保護他。社會底層的處境,受暴當下鄰居不願意站出來協助;筆者有感服務受暴家庭多年,家務事不介入的民情經常可見,也因此,勵馨長期服務家庭受暴婦女,更關注目睹家暴兒少,挹注人力、物力及時間,從個案輔導、團體工作到社區宣導等,無非是希望我們的婦女小孩,終有一天走出傷痛不再被過往創傷綁住,期待一旦鬆綁後,靈魂獲得解放擺脫黑暗,自由自在地迎接光明,擁抱陽光。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聞稿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與全家便利商店共同推出「逆風少年大步走」公益行動已邁入第8年,長期關懷全台全台灣約十萬名弱勢青少年,逆風少年們為了感謝無數陪伴他們成就夢想累積就業實力的社會大眾,從2015年8月開始,結合公益服務學習與在地全家便利商店店長之專業,舉辦『逆風少年大串聯』活動,讓逆風少年們從「做中學」發現自身價值與能力,讓全家便利商店店長運用自己的專業讓逆風少年有更多元、深刻的學習與互動,兩屆公益大串聯活動,共有11位全家店長及店員、36位就輔員、142位逆風少年、超過1212人次參與及弱勢族群受惠,2017年8月起,第三屆逆風大串聯活動正式開始,各據點將持續以創新之公益行動,讓逆風少年們學習從被服務者的角色轉換成服務者。

全家便利商店洪詩函店長,協助贈送全家夯地瓜.jpg

全家便利商店洪詩函店長,協助贈送全家夯地瓜

               第三屆逆風大串聯活動已於8月7日從勵馨基金會屏東分事務所開始起跑,活動名為「手牽手一起串連的歷史傳承」逆風大串聯公益活動,由接受「逆風少年大步走—青少年就業力培訓計畫」的逆風少年,跟著全家便利商店仁德二仁店 洪詩涵儲備店長帶領屏東偏鄉山區的日照中心的長輩,規劃一系列帶動跳的課程,在互動的過程中也串連起從古至今原住民歷史文化的傳承。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黃容蓉(屏東分事務所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我知道你很恨我,這幾年我都沒有去看你,因為……」小亞無語,輕撫著沙,爸爸訴說的每一句,都和著小亞滴落的淚水──那無法停止的想念與哀傷。六、七年的歲月彷彿凝住在這短促的瞬間,壓縮在這四坪大的空間,小亞轉身離開爸爸的視線,崩潰的淚水和虛弱蜷曲的身軀,好似又重回到爸爸媽媽離婚時那幼小脆弱的自己!

*****

「媽媽怎麼不見了……」小揚拿著攻擊物件,激動又沉重地表達難以訴說的失落和憤怒。再次能見到媽媽時,小揚閃躲的眼神中有著深沉的哀傷,卻在媽媽溫柔與淚水的擁抱中被安慰。每一次和媽媽的見面,都是那麼充滿期待和歡欣,雀躍的心情讓小揚化身為一隻快樂鳥,飛翔了起來!

*****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