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家事服務】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周志漁(駐法院家暴家事聯合服務中心督導)

102年修正通過的民法第1055條之1,在親權的裁判上提出了「子女最佳利益原則」,其中有一項是所謂的「友善父母」原則,也就是說,離婚的父母不可以妨礙對方與子女的親子互動,也不可以灌輸孩子仇恨對方的思想。

友善父母原則的立意是保護孩子不受到父母離婚的負面影響,能夠延續和父母雙方的親子關係,畢竟夫妻會離婚、但孩子不會和父母離婚,然而父母親總有打不完的離婚官司、以及心理上難分難解的衝突情緒,使得原本良好的「立意」敵不過父母自己內心的「利益」,反而容易成為雙方再次衝突的引爆點。

即便一般的父母都說「我不希望孩子捲入我們的衝突當中」,但是身為家中的一份子,孩子通常早就已經選邊站好,或者為了緩和父母的衝突,而選擇採用兩面手法來應對父母。例如孩子與探視方見面前,常常要在照顧方面前上演一段「我不要見他」的戲碼,見面後也會隱瞞會面過程,甚至有孩子故意說:「我不想見他,但是都是那些大人逼我,我才跟他們互動」,這些話語聽在照顧方的耳中,將更加堅定的抗拒讓孩子和探視方見面,而探視方則認為都是照顧方給孩子洗腦、灌輸仇視思想等等。

社工在這個情況之下要居間協調是很不容易的,曾有一位媽媽說:「我都已經依照約定把孩子帶來了,你們還想怎樣?是孩子不要見他啊!」這是照顧方普遍的心聲,能夠維持會面交往最基本的配合,已經算是不錯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 容蓉  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今天,為回應地檢署刑事證人傳票上的要求─「務必到庭」,而以證人身分出庭應訊,與我不約而同到庭的,還有另一位兒保社工,我們同時出現,只為以配角身分穿梭演出一齣週而復始的老戲碼:「多年來,家庭關係衝突不斷,媽媽內心深處對爸爸懷藏的愛恨情仇,不斷由任何形式的互動中找機會報案,再以進出法院興訟的方式,繼續兩人無邊無際的糾纏、報復。」
在筆錄上我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是這個家庭的過客,似乎也就可以甩甩頭,瀟灑地離開了!
只是,想到妳,我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爸媽這樣的劇本,持續不斷地在妳的生命中上演!無獨有偶的痛苦,還有成人世界種種的不堪─吸毒、入監、犯罪、複雜的親密關係、暴力、死亡;妳像遊牧民族般地轉換著不同的空間,被迫接觸不屬於妳這個年紀的人事物…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志漁(屏東家事聯合服務中心督導)

「我國小四年級就找同學發生性行為了」今年已年近40的小安如此說。

小安娓娓道來自己的成長故事,從小父母親就離婚,爸爸告訴他們:「媽媽不要你們了」,這句話在小安的心中留下一道長長的傷痕,但爸爸也沒有把心思放在照顧孩子的事上,使得從小缺乏愛的小安,開始向外尋求性關係的滿足。

「我覺得我很渴望想從對方身上得到愛,因此我會非常努力的追求對方,但是在交往之後,很快就把對方甩了,因為我無法滿足於對方給我的愛,好像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於是,性伴侶一個換過一個,也曾找過一夜情」原來,把愛的渴望轉向另一個人,還是無法滿足小安心中那個空洞,被媽媽拋棄的感覺,讓小安一直懷疑自己是否值得被愛、也懷疑別人的愛是否是真實的。

到後來小安穩定下來並且結婚了,另一半也是來自離婚的家庭,兩顆破碎的心碰撞在一起,得到的並不是一顆完整的心,而是一地的碎片,在他們的婚姻中總是有大大小小的爭吵、衝突,在孩子出生後不久,小安就決定要結束這段關係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吳姿賢 屏東分所家暴服務處社工

    敏敏說:「他是一個好人!我們談過,也和好了,還會一起吃飯,所以我才想撤回保護令聲請。」,但當相對人誤以為保護令已經撤掉之後,恐嚇、騷擾的噩夢再度上演,相對人不分白天、夜晚地頻繁來電,總是要辱罵一番才肯罷休,還恐嚇敏敏「敢不接我電話你試試看!」敏敏若不接電話,相對人便轉而騷擾敏敏身邊的親友,就是要逼敏敏出面,甚至放話「你敢跟我離婚,我就讓你上社會新聞!」敏敏問:「我不想把事情鬧大,除了報警、聲請保護令,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小安來電詢問傷害案件是否為告訴乃論,因相對人一直想私下和解,小安也表示自己心軟,擔心相對人因此會有前科而希望撤告,但與小安會談後才知道其實是相對人怪罪小安提傷害告訴,而讓小安感到很焦慮、不安。

    被害人常認為相對人會改,忍一忍就過了,或是說為了家庭的完整,不想把事情鬧大,而若是在被害人勇敢聲請保護令之後,相對人又將責任推給被害人,怪罪被害人聲請保護令,被害人就會覺得自己做錯事,破壞了彼此的關係,於是又退縮回去,繼續回到受暴的循環裡。

    受暴者若忍氣吞聲讓相對人得寸進尺是一種互補,最近一本受到高度討論的書籍《情緒勒索》,其作者說:「因為害怕而持續讓步,換到的只是暫時的焦慮解除,與往後更多的害怕。但並不是愛。」,因此我們呼籲:受到家暴之後,除了要勇敢求援以外,還需要繼續堅持下去,才能使原本與相對人不平衡的互動模式有所改變。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葉子(屏東分事務所法院家事社工)       

 在法院的工作日常,都會接觸到許多當事人難解的家事案件,每每都令人惋惜、感嘆;其中,讓社工最有感的,莫過於婚姻類型的家事案件了。

        婚姻,對台灣人來說具有某種程度的神聖性,特別是對於南部純樸的鄉親來說,關係走到了婚姻的階段,似乎就像是上了天堂一樣,所有在婚前面對到的觀念不合、個性不佳、花心的習慣等,都會迎刃而解。

       但對於陪伴許多婚姻困難當事人的社工來說,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婚姻,只是一碗擁有暫時失憶功效的孟婆湯,藥效過了,婚姻也不保了。許多在離婚訴訟中的當事人,面對著極高的衝突、孩子監護跟探視的拉鋸戰、財產分配的爭奪等戰火,回憶起當初相識相約,現在只剩悔恨。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鄧婷瑋 社工

    被提離婚的爸爸氣憤地問我,你結婚了嗎?你能懂嗎?我回我也有父母,怎麼會不瞭解呢?

    台灣人很少會去上婚前教育課程,婚後遇問題也不會使用婚姻諮商,甚至不知道有這樣的資源可協助。在互相不理解、失望透頂的情緒下,只好來法院請求調解或裁判離婚。但這樣真的能解決婚姻的問題嗎?其實不然!

    現在的高離婚率有年輕化的現象,常會思考難道沒有解決之道了嗎?於是藉由課程、會談、轉介諮商,來幫助這群從憤怒到失落的父母。

    花半小時傾聽爸爸吐苦水後,他終於鬆動願意來參加課程。至少他願意跨出第一步,這就表示有工作的機會。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鄧婷瑋 社工

 

你結婚了嗎?你能懂嗎?我回我也有父母,怎麼會不瞭解呢?被提離婚的爸爸氣憤地問我

    台灣人很少會去上婚前教育課程,婚後遇問題也不會使用婚姻諮商,甚至不知道有這樣的資源可協助。在互相不理解、失望透頂的情緒下,只好來法院請求調解或裁判離婚。但這樣真的能解決婚姻的問題嗎?其實不然!                                      

    現在的高離婚率有年輕化的現象,年紀相仿的、比我更年輕的都有。常會思考難道沒有解決之道了嗎?於是藉由課程、會談、轉介諮商,來幫助這群從憤怒到失落的父母。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