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容蓉  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今天,為回應地檢署刑事證人傳票上的要求─「務必到庭」,而以證人身分出庭應訊,與我不約而同到庭的,還有另一位兒保社工,我們同時出現,只為以配角身分穿梭演出一齣週而復始的老戲碼:「多年來,家庭關係衝突不斷,媽媽內心深處對爸爸懷藏的愛恨情仇,不斷由任何形式的互動中找機會報案,再以進出法院興訟的方式,繼續兩人無邊無際的糾纏、報復。」
在筆錄上我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是這個家庭的過客,似乎也就可以甩甩頭,瀟灑地離開了!
只是,想到妳,我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爸媽這樣的劇本,持續不斷地在妳的生命中上演!無獨有偶的痛苦,還有成人世界種種的不堪─吸毒、入監、犯罪、複雜的親密關係、暴力、死亡;妳像遊牧民族般地轉換著不同的空間,被迫接觸不屬於妳這個年紀的人事物…
親愛的孩子,妳怎麼能撐得過這些年來家庭的混亂呢?
一年多前,和妳的相遇是因為需要執行法院的會面交往服務,那時候的妳,有時像正義的使者,仲裁著父母間的是非對錯;有時也像嚴厲的老師,教導爸爸要如何待人處事;有時妳也精打細算,遊走在爸媽衝突防線中得到一些好處;但同時妳似乎像個遊魂般,無處安適自己的身心靈;有時卻也表現得像個幼兒,渴望依偎在爸爸懷裡的溫暖;有時妳忘記一切紛擾,沉浸在屬於妳自己的世界,擁有著年輕女孩單純的快樂、夢想和希望…
為了能更多的協助妳,和法官、婦保社工、兒保社工、家庭處遇社工、教會安親班、諮商師、家庭成員、親友…各個資源系統連結與討論,盡力以我所處的角色為妳多做一些,再多一些!然而我的有限終究不能抗衡妳的系統。
記得妳最喜歡吃麥當勞,每次和妳在麥當勞聊天,妳常是露出一種不可置信和夢幻般的幸福感,困惑的問我說:「阿姨,妳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然後一邊享受食物,一邊說著自己的願望…
「這個玩具我弟弟沒有,我想要送給他。」
「我媽媽很可憐,她常常頭痛、身體不舒服,我要幫忙照顧她,我不可以離開她,她身體好了就可以去工作,我們就不用一直搬家。」
「我們真的很窮,好希望爸爸可以認真賺錢,可以存錢買自己的房子。」
「家」一直是妳心繫的所在,四個人住在四個地方,懷抱各自的心事與孤單,彼此間有著世界最遠的距離!
親愛的孩子,希望妳永不放棄心底深處的愛與盼望!
因為那是妳生命的力量!

離婚父母如何交付子女是一大難題.jpg

孩子夾在父母中間,存在著許多的情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屏東分事務所 的頭像
屏東分事務所

勵馨屏東分事務所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