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多陪一里路]受暴婦幼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伈宜 屏東分事務所家暴社工

自由的味道.jpg

凱莉來自泰國,嫁到台灣夫家約2年的時間了,與先生育有一名兒子,她是我所服務眾多婦女中的其中一位,但,是讓我最掛心的一位。

和凱莉的相遇是從LINE訊息開始,當知悉凱莉不會說中文時,英文並非特別流利,對泰文更是一竅不通的我,著實焦慮了一陣子,在輾轉得到凱莉的ID後,我們開始了類網友的交流。

利用一來一往的英文訊息對話,有時需要翻譯、解釋較艱深的詞彙,因此每次的對話都花費不少的時間,但也讓我漸漸的了解凱莉的生活狀況。凱莉與先生在網路上認識對方,當時的先生積極的到泰國追求凱莉,而被打動的凱莉開始了自己期待的戀愛生活,但幸福美滿的生活不久後變了調。婚後生下兒子後,發現兒子有唇顎裂的狀況,凱莉及先生花費了大筆費用、大量的時間陪伴兒子就醫、動手術,也因此導致家庭狀況逐漸不穩定,而衝突從此時開始發酵。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馥麗國際公司舉辦愛心認購的活動,拋磚引玉捐出象徵洗淨紛擾、疲累的潔面巾,提供給美容店家販售,義賣所得將捐給勵馨基金會屏東分事務所作為慈善基金使用,協助受暴婦女及兒少重建生活;特別是在疫情下動盪不安的2020,在社會結構下相對辛苦的受暴婦女與弱勢兒少,正處於經濟的寒冬,期望藉由活動,帶來關注,幫助他們面對人生的挑戰。

馥麗國際的經理-林姿伶認為,真正的美,是由內心所散發出來。長期從事美容行業,大部分美容師都是女性,許多女性在創業的過程中面對了許多家庭的壓力、社會的眼光。因此,希望公司舉辦的慈善活動,能夠讓社會拋開成見,用更寬闊的角度擁抱世界。

【投稿】【屏東】01.jpg

此次公益活動共有35間美容店家一起熱心參與,售出所得為117,800元,全數捐給於屏東縣市服務將近20年的屏東分事務所,使受創、受害的婦女及孩童,能夠在專業陪伴與協助下重獲力量,勇敢面對生活的轉變及新的挑戰。

馥麗國際公司於母親節前夕,再次捐贈5D面膜及旅行組商品,鼓勵民眾能與馥麗一同陪伴受暴婦幼「多走一里路」,期望讓內心的真、善、美可以持續發酵,幫助屏東在地的服務需求。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郭育岑 目睹社工

在歲末年初之際對於勵馨基金會服務的某些婦女而言是孤單與感傷的,特別是「家」已不再是溫馨避風港時……

農曆年前勵馨基金會屏東分事務所邀請曾經在風暴中的家庭成員共聚一堂,藉由「用馨發現愛」歲末圍爐活動讓不同家庭彼此分享、交流、關懷與貼近,同時也讓親子關係在愛與感恩中再次凝聚,每位成員能用心感受彼此間的溫度,更透過社會愛馨人的關心,陪伴勵馨服務的家庭一同多走一里路,使婦女不再覺得自己孤單無助,因長期有一群人陪著她們一起哭一起笑。

期盼服務的家庭能開心過好年,幸福圍爐是社工規劃此圍爐活動的信念。社工用心規劃每一個環節,節目絕無冷場好不熱鬧,搭配熱鬧音樂氣氛下,現場23個家庭成員的笑容滿面,而社工的活潑主持更不在話下,讓台下每一個家庭都非常投入的參與活動。在歡樂的氣氛中不禁覺得感動,同時也回想起,剛接觸有些案家時,她們心中的高牆,築的又高又厚,不輕易相信社工,因長期的恐懼導致沒有信心與他人互動,如今看著服務婦女們可以一起合作完成活動任務,及孩子們也能開心地穿梭於各桌。我相信,不知道的人一定會認為這是個宗親會吧,如此的歡樂、如此的自由。

過程中有幾位婦女分享自己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婦女小李說:很高興有勵馨的社工,能認識你們讓我很有力量,有勇氣走下去,婦女小沁也感性提到:「社工的協助與關心是冰暗世界的第一道曙光,因你們世界而有溫度,婦女阿莉說:「真的很感謝勵馨的每位社工對我的幫助,鼓勵我走出陰霾,努力走向人生,婦女小琪也說:「感謝熱心、熱誠、熱情的勵馨社工,因為有你們的付出,社會更立志、溫馨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林靜儀  屏東分事務所實習生

筱阮是位來台10餘年的新住民,原以為嫁來台能改善生活,也能讓越南的家人過上好日子,沒想到甜蜜的婚姻生活只持續了幾年,待筱阮產子不久後就因孩子教養問題而引發嚴重的婆媳問題進而搬離夫家,後來婆婆去世才重新返回家中,但不久又因先生工作出現問題造成經濟壓力而有了酗酒的習慣,更會在酒後對筱阮拳腳相向,筱阮為了孩子多次選擇隱忍,直到有次先生酒後掐住筱阮的脖子,讓筱阮驚覺生命受到威脅,長期的紛爭與衝突讓筱阮產生結束婚姻生活的想法,便與先生口頭上協議分手,雙方達成共識後筱阮獨自帶著三個孩子展開新生活,為了孩子筱阮從事三份工作每天從早忙到晚,生活好不容易要漸漸步上軌道,筱阮的先生卻因酒駕出獄無處可去重新找上門,但酒後施暴的行為始終沒有獲得改善,最終讓筱阮決定向警方求助,希望尋求法律途徑正式離婚並聲請保護令。

筱阮無奈的述說自己的人生經歷,回憶自己來台這些年來常常是沒日沒夜的工作還要獨自照顧孩子,無怨無悔的付出,生活中的苦無人能訴說,現在只希望能透過法律的程序來正式的離婚,並聲請保護令來維護自身的安全,盼望未來有一天能帶著孩子們返回越南定居。筱阮坦言雖已領有政府相關的補助,但要獨自撫養三名孩子實在太辛苦,再加上對臺灣家暴相關資訊不熟悉,語言上的不通也增加向外求助的難度,返回越南定居已經不再只是個選項而是個長遠的規劃。

筱阮是勵馨基金會的服務對象,樂觀開朗的個性讓筱阮乍看之下並無異樣,但社工在服務的過程中發現筱阮脖子上的傷痕卻是婚姻中烙下的印記,其實婚姻從來都不是幸福的終點,而是幸福的開始,需要的是彼此的尊重與溝通,而不僅僅是口頭上甜蜜的承諾。人與人因成長背景的不同,觀念與價值觀難免會有所差異,何況夫妻婚姻生活中柴米油鹽醬醋茶,摩擦與衝突是在所難免,相愛的兩個人在決定攜手步入婚姻的同時就需學習相互尊重與信任,同心協力共同用心經營家庭生活才能共創幸福的未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張瑞麟 多陪一里路社工

夫家的長輩對我指指點點,婆家又不願當我背後的倚靠,老公無法給我足夠的安全感,我只能靠自己了!!

在一個下著豪雨的夜晚,我與星星約在諮商室中晤談,星星帶著一個與前夫所生的孩子與現任丈夫同住,婚後又與現任丈夫生下一個孩子。

星星述說起自身的故事,與前夫離婚後,因為無法割捨孩子,因此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爭取到孩子的監護權。在某次聚會中,結識了現任丈夫,星星被現任丈夫當時的溫暖與包容深深感動,因此懷抱著忐忑的心,與他共組家庭,認為過去的傷痛,一定會慢慢淡去,內心充滿對幸福的期許。

一轉眼十年過去,星星的丈夫因為投資失利,導致家中的經濟遭受重大影響,當時僅倚靠星星微薄的薪水支應家中的開銷,丈夫一蹶不振,整日飲酒逃避現實,一晚酒後竟將投資失利怪罪於星星,不顧身旁有兩個孩子,大聲怒罵星星,且將身旁鞋櫃上的鞋子大力砸丟在星星身上,當下星星呆滯,直到鄰居報警,星星被帶往醫院驗傷,進而接受服務。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伈宜    家暴社工 

三月底,正是天氣漸漸轉熱的月份,在一個接近30度的星期天上午,我與曉紅約在便利超商見面,等待約莫半小時,我看到一名身材高挑、穿著清涼且濃妝艷抹的女性走進來,當我還在好奇她嘴角旁那一撇的口紅是故意抹上還是不小心沾到的,他便已靠近我詢問我是不是社工,我趕緊收起疑惑的眼神擺出專業向她遞出我的名片,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曉紅是一名單親媽媽,在曉紅懷孕後便被當時的男友拋棄,因此她只能選擇返回到娘家,但娘家的人又對於她未婚懷孕給予鄙棄的眼光,在沒有人願意給與溫暖的情況下,曉紅獨自地找尋屬於自己的歸屬,因此遇到了前男友。曉紅提到自己與前男友交往了四年,曉紅與前男友家人一同居住,兩個人一起照顧孩子,一起為了這個家出門工作,前男友家人都將她視為媳婦疼愛,前男友也稱她為老婆,曉紅說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家庭,原以為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

在交往一年左右曉紅便遭到前男友摑巴掌,只因為曉紅在跟異性說話,但當時的曉紅認為這是前男友對自己愛的表現,只要自己改善就好,但暴力的部分並未削減只有更加嚴重,曉紅說到當時自己最害怕就是半夜以及當家裡只剩下曉紅及前男友時,因為前男友不會讓其他家人看到自己在施暴的一面,會趁大家不在時動手或是在半夜將曉紅帶出門再施暴,目前已經離開前男友了,但只要想到當時的情境到現在都還是覺得恐懼,曉紅說著說著便掉下眼淚。

「我當時只是想要一個溫暖的家」,這是在與曉紅聊天時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擔任家暴社工這一年半間,還是會無法想像要怎麼選擇生活在恐懼中,但有時理由往往簡單不過,這時候希望我能夠成為擁抱他們的光芒。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林雨蓉 家暴組實習生

穿上象徵純潔無瑕的白紗,挽著父親的手步入婚禮的殿堂,在紅地毯的盡頭等待著的是摯愛的他……婚姻,是大多數女人的嚮往;當你與他相識相戀,你想與他相守,擁有屬於你們的孩子,想在人生旅途中擁有一個圓滿。但對美美而言,步入婚姻,是噩夢的開始。

美美與先生相識最後相戀直到走入婚姻,也有了可愛的孩子,本以為能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卻逐漸發現,原本對自己百般體貼的先生會管控自己的行蹤、會因情緒失控砸壞家裡的東西,以及對自己說出羞辱性的言語,甚至動手毆打自己,連孩子也沒有放過。長期下來她對他的感情被這些暴力恐嚇、威脅跟毆打消磨到一點不剩,但美美還是忍耐下來,只為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其中也不是沒有過反抗跟爭執,試圖和他講道理,但情況沒有改善,反而會被變本加厲的暴力行為對待。而後更因先生的外遇,美美罹患嚴重的焦慮症,這對美美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她這才下定決心離婚,決定離開這段讓她備感痛苦跟煎熬的關係。

在台灣類似情況的婦女還有很多,為了孩子忍氣吞聲,不斷反省是不是自己的錯、自我譴責……卻沒想過,每個人都有權利跟自由去擁有一段幸福的關係,沒有義務去忍受,也不用委屈自己去忍受,你可以更好的珍愛自己。婚姻應該是在人生旅途上又一段幸福的開始,而不是結束;請不要忘記自己也是可以被珍惜的、自己也是珍貴的。

【勵馨屏東】變卦的婚姻協奏曲01.jpg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伈宜 屏東分事務所家暴社工

首次與美美見面時我們約在基金會,當時美美臉上畫上艷麗的妝容、身著亮麗的衣裳、提著時尚的包包,遠遠就能聞到身上傳來的花香味,言行舉止也如同身上的香水一樣優雅卻不失氣勢,對美美第一印象就是“華麗的女性”,第一次接觸時你從不會認為他是位會遭受暴力的女性,然事實卻大不盡相同。

美美夫家是一大家庭,與公婆、大伯一家、二伯一家一同居住在鄉下的三合院,從小居住於市區且為小家庭的美美,擔心會不適應鄉下大家庭帶來的不便,但是與相愛的丈夫一同居住,讓美美開始期待著這熱鬧的大家庭。

和樂的大家庭並未維持很久,美美丈夫因為工作上的燒傷失去了右手亦也失去了工作,原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丈夫也陷入了失落的谷底久久未能振作,家庭開銷、子女的教育、丈夫的醫療費,家庭的重擔全壓在美美的身上,美美開始外出工作並減少了待在家的時間,而和樂的大家庭也因此變了樣。

避風港.jpg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張瑞麟 多陪一里路社工

這是一個有著溫暖冬日的下午,我騎著車要去拜訪一位新的個案,從轉介而來的資訊中,我得知芳芳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媽媽,獨自帶著就讀幼稚園的孩子,希望社工可以協助她找到一份可以讓她跟孩子過生活的工作。

到了約定的地點,我看到了芳芳,自我介紹後,芳芳說起了前段婚姻的故事,芳芳與前夫在偶然的情況下相識,前夫是工地的工人,雖然無法給她豐裕的生活,卻讓她感到許多溫暖及安全感,兩人曾經甜蜜的出遊;想要留下美好回憶,芳芳跟婚禮公司溝通兩個多禮拜,歷經精疲力盡的一天,拍出美美的婚紗,並共同養育一個可愛的孩子。在前夫沉迷於賭博前,生活是如此的平淡、美好。

    但這一切都在前夫接觸賭博後變了,在工地上班的前夫,在孩子出生後不久,拿回家的生活費忽然變得不穩定,有時候多,有時候少,甚至曾兩個多月沒拿錢回家,讓芳芳為了家庭支出跟前夫有了爭執。後來,芳芳收到前夫同事要討回前夫借款的訊息,細問之下才得知前夫開始接觸賭博,也因此積欠一些賭債。芳芳質問前夫在外的行為,怎知卻被前夫毆打,身體遭受嚴重的侵害,也傷透了芳芳的心。

    社工多次訪視芳芳,與芳芳討論是否有專業技能及想要從事的工作,得知芳芳國中後就未再升學,曾為了家計而從事八大行業,社工評估芳芳的學經歷想要找到一般穩定的行政工作是不容易的,但為了生活也必須儘快找到一份工作,經歷一個多月屢屢碰壁的求職過程,社工不斷鼓勵並提供工作資訊,陪同芳芳一起面試工作、預演面試時雇主容易詢問的問題,經過幾個月的媒合,芳芳應徵上清潔公司的工作。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伈宜 屏東分事務所 家暴組社工

禮拜一,我和小雪約好了一起前往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律師

小雪是一位母親,為了家計,工作時間幾乎占滿了他所有的生活,這天是他一個禮拜中唯一一天的休假。等待電梯時,小雪不自在的擺弄著雙手、神情略顯緊張,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為了自己勇敢而踏出的第一步。等待的時間我詢問了小雪最近與小孩的狀況,小雪開心的與我訴說著帶孩子們去燈會的事情。

「那要離婚的事情,你有跟孩子們說嗎?」我疑惑的問了問,小雪沉默了一陣子,並沒有回答我。隨即就輪到小雪與律師會談的順序,因為小雪持有低收入戶身份,申請法扶律師的過程很順利,小雪鬆了一口氣,這才露出淺淺的笑容。結束申請流程後我與小雪走出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大門,我們坐在公共座椅上,我抱著忐忑的心情再次詢問小雪關於使否和孩子提起要離婚的事情。「有說了,但我只打算帶走小兒子。」小雪有些無奈地回應。小雪說著她有三位兒女,大女兒因為受不了父親成天酗酒,所以在成年後便搬出家,現在一起居住的只有讀高三的二女兒以及讀小學的小兒子,小雪知道如果離婚帶著二女兒及小兒子一同離家,自己無法負荷兩個孩子的生活費及學費,再者小兒子非常懼怕父親,因此選擇帶著年紀較小的小兒子離開。話題一轉,小雪說起二女兒有在打工幫忙貼補家用、總是幫忙家事,聊到二女兒時總是笑容滿面,訴說著二女兒的乖巧、體貼。「她說她答應待在家,但我知道她想跟我一起走,她真的…很乖」小雪說著說著便止不住眼淚,因為擔心路人的眼光,小雪急急忙忙地結束話題並與我道別。

擔任家暴社工的這段時間,孩子、經濟總是大部分案主選擇下一步的首要考量,有人會選擇帶著孩子離開暴力的環境、有人會選擇留下,亦有人和小雪一樣選擇忍心的割捨,在與個案工作時,社工有時知道案主的選擇並非最佳的,但亦無法強迫案主選擇其他路,因為案主才是這個故事的中心,必定是經過多少的掙扎、長久的深思熟慮才決定踏出這一步並做出這樣的的決定,但願每一步都是通往幸福的道路。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伈宜 (屏東分事務所 家暴社工)         

前幾日為了結案前去訪視美美,美美是由前社工服務一段時間再由我接手的個案,當日告知將結案時,美美開心地對我表達感謝。

「這幾個月真的麻煩你們了」頂著一頭蓬蓬捲髮、用大剌剌的笑容看著我。美美是位身材胖胖的大姊,今年已五十來歲,樂觀的外表下根本看不出過去是遭到先生長久家暴的婦女。

美美習慣性的拿出切好的芭樂請我吃,並娓娓的道出過去的故事。

美美的先生從事汽車零件業,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下班後與朋友們小酌,聽起來像是極為平常的事情,但卻是美美夢魘。每當先生喝完酒回到家後,美美都需要戰戰兢兢的行動,生怕一點錯誤會惹怒先生,甚至連先生睡著時美美也害怕得不敢出點聲音。有次美美在先生喝醉睡著後,不小心吵醒先生,先生一起床便朝向美美丟了手邊的物品,事發太快連美美也記不起來丟過來的到底是甚麼,只是想著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依然被先生抓到後拳打腳踢一頓。美美微微笑了一下,像是在說個笑話一樣,看著停止吃芭樂的我,美美拿起碗催促我趕快吃。美美持續說大家不諒解他為甚麼不離開先生,但家庭這件事哪有想的這麼簡單,甚至到後來分居先生依然會到美美住處騷擾、施暴。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洪MOMO社工

「為了想分擔家裡的經濟狀況…曾聽說嫁來台灣很好,台灣男生很照顧從外面娶回來的太太…我自己的命吧。但…還是有姊妹嫁來台灣是過得很好的!」

                                                                                                                                                                         ~珍珍有點感傷的述說著

32歲的珍珍,19歲便嫁來台灣,曾經以為自己嫁來台灣便可以讓原國籍的家人生活好過些,也認為便可以像童話故事般過著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日子;好景不常,家人因賭博,敗光家中積蓄,經濟重擔全落在珍珍身上,珍珍捨不得年幼的孩子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便開始至工廠工作,工廠的同事男女皆有,因此又被先生懷疑有外遇,發生口角後,頭部與嘴角撕裂傷,遭驅趕出家門與離婚收場…傷心的珍珍離開與前夫共築的愛巢,獨自到人生地不熟的縣市,為了孩子,努力工作,只為了留在台灣能陪同孩子成長。此時遇見了第二任先生,先生經常懷疑珍珍將工作賺取的錢給前夫的孩子使用,而發生衝突,但是…卻發現肚子裡有新生命,容忍暴力,希望用愛感化先生,只為了給肚子裡的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在台灣像珍珍類似處境的婦女很多,她們為了守護孩子忍受先生的暴力對待,期盼有一天先生能有所轉變,能有呵護疼愛她與孩子的先生,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受傷落空,對於身處於異國異鄉的新住民來說,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痛」,無法向任何人述說自己的困境,看見她們為了孩子盡己所能的到處打工,想讓孩子免於受苦得以溫飽,真是讓人不捨?。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劉地 (屏東法院家暴服務處社工)

    阿香大姊說:「小時候父母是開米店的,家中沒有男丁,只有姊妹三人,生活富裕,不曾憂慮,後來認識了男朋友,父母期待我的男友能入贅,我的男友不願意,所以我的父母阻止我們交往,但我已愛上他,先有了小孩,就跟著他私奔」。

 

與阿香大姊認識,最初是因為家暴的保護令案件,需要服務處社工提供安全進出法院的協助。阿香大姊說:「在10年前丈夫發生車禍住進加護病房,為了照顧他,冷落了中風的母親,讓她覺得不受關心,還憤而自殺……」,言談中感受到阿香大姊的無奈和憤怒,為了丈夫付出了那麼多,得到的卻是丈夫無情的打罵。

之後某天阿香大姊要和丈夫到律師事務所和解,請服務處的社工陪伴她一起去。在調解中才知道,阿香大姊曾經借錢給丈夫將夫家的祖產買回,而如今丈夫不但在外與別的女人同居,住的地方還是她出錢幫忙買回來的那間祖產。而她現在就想要利用這筆債務,逼丈夫回家住,不要在外居住,因此調解的結果是「只要丈夫回家,那借給丈夫買祖產的100萬債務就一筆勾銷」。但阿香大姊的丈夫居然還很委屈的說,這樣他太不自由了。後來定下協議,所謂「回家」的實質意思是「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晚餐要回家,最晚在晚上11點就要在臥房,可以同房不同床」。她也知道先生不一定會履行,但就是想要賭一把。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頤(屏東分事務所家暴組督導)

沙漠的遊牧民族,夜晚時會將駱駝綁在樹幹上,
白天時將繩子鬆開,但是駱駝不會逃走,
因為記得被綁住的經驗,就好像我們記得過去傷痛,
過去的傷痛,心理創傷綁住現在的我們。

在《沒關係,是愛情啊!》(It’s Okay, That’s Love!)(2014)中,男主角從小被繼父家暴及目睹母親被家暴,成人後期待靈魂自由自在地生活,看似開朗正面的人際關係,內心卻隱藏不為人知的過往,被過往受暴經驗綁住,終罹患精神分裂症。

我們的女主角,或因童年受創經驗,或因長期在暴力下生活,內心遭受到的煎熬遠比身體受傷來得深。生理傷口或許可用藥物醫治,心理的傷痛卻是藥物無法療癒的;我們服務的個案,長期處在高壓環境下,內在情緒呈現焦慮不安、擔心害怕、沒有安全感,外在行為表現出思考停滯、沒自信、低自尊、難下決定、無助及失去生活目標,成年後社交受阻,無法與人正常互動,輕者患上憂鬱症、PTSD等,嚴重者幻聽幻覺等身心症出現。

陪伴受暴婦女的過程中,莉每次出庭只要看到前夫,不自覺地緊張焦慮,害怕到無法走路;玲不願回憶也記不起過去受暴經歷,長期被前夫經濟剝削,時間序列倒錯;玉30年來,沒有得到丈夫給的幸福,所有家產被丈夫敗光,最後落得無處可去,30年一場空。一路走來,莉被前夫的暴力行為制約,重度憂鬱症長期靠藥物助眠;玲多年來被迫替前夫償還債務,替男友管理財務變成責任,因為被經濟剝削的經驗,想掌控的心理殊不知是被過往經驗制約;玉得不到情感依附,經濟安全都失去,因跳脫不出過去傷痛的經驗,只能靠幻想還擁有活下來,終罹患思覺失調症。

男主角是家庭暴力受害者也是目睹家庭暴力兒少,為了減輕罪惡感幻想出一個16歲的自己來保護他。社會底層的處境,受暴當下鄰居不願意站出來協助;筆者有感服務受暴家庭多年,家務事不介入的民情經常可見,也因此,勵馨長期服務家庭受暴婦女,更關注目睹家暴兒少,挹注人力、物力及時間,從個案輔導、團體工作到社區宣導等,無非是希望我們的婦女小孩,終有一天走出傷痛不再被過往創傷綁住,期待一旦鬆綁後,靈魂獲得解放擺脫黑暗,自由自在地迎接光明,擁抱陽光。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 新頤 家暴組社工

「算了吧!算了吧!心愛的人兒呀,我想要放棄你浪跡天涯。

忘了吧!忘了吧!心愛的人兒呀,我累了我想找一個家。」~阿純邊唱邊哭的哼唱著

 

阿純的男友上週日搬走了,她難過的對社工說,沒有他在身邊的日子,內心空虛寂寞無法適應,七年了!傷痕累累的七年,阿純說他離開那天,不捨到痛哭流淚,整晚無法入眠。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慕慕社工 家暴服務處

     當每一位女孩穿上白紗,都是如此的美麗動人,結婚典禮上盡是甜蜜溫馨,讓人感動!當婚禮過去,實際上婚姻才正式開始,夫妻的相處,在在考驗著每一位夫妻。今年有幸進到家暴服務處工作,看見每一位遭遇婚姻不幸的婦女,當初也是你情我願,互許諾言,進入結婚禮堂,當真正相處,才發現有許多的不同,然而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此的不同要如何相處?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沒有父母教,在求學中更沒有老師教,這一個社會的氛圍叫我們維護個人主義,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我們就在成長中學習社會和親密的家人中傳承價值觀和信念與生活習慣。

     工作中常聽個案哭述自己在婚姻中的委曲求全,述說對方的諸多不是,例如:對方的多疑,不信任,連環電話追蹤等,造成個案的恐懼。想到婚姻中互相關心,跟對方交代自己的行蹤,讓對方放心,有時對方的來電話語中帶有質疑,或是自己的假設解讀,沒有澄清確認,這些的點點滴滴,使相處上累積了許多的質疑、假設,最後惡言相對、劍拔弩張、刀兵相見。

     究竟是人改變環境,還是環境改變人?人的溝通中一定要用暴力才能解決嗎?或是處在家庭中的婦女,可以積極有效的方式來處理平日在溝通上的問題,或是女孩在婚前交往中就能了解、認識自己,認清對方的溝通方式及價值觀信念,而不被一時的花言巧語沖昏了頭,我想說培力婦女不僅僅是在發生事情後,而是在女孩時就開始學習,認識自己了解自己好做出適合的決定,並有能力承擔負責自己所做的決定。

婚姻變奏曲.JPG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黃容蓉家事服務中心社工

  不受寒流來襲的影響,122日下午2-5時,家事服務中心的社工和志工們一起合作,火熱的辦理了今年第一場的家事庭親子事件調解前說明會。因親子事件來上課的爸爸、媽媽、親友團,將法院少年教室擠得水洩不通。而臺灣家事專業調解教育學會創辦人何惠玉老師仍不辭從台北遠道而來,教育父母學習「如何保護未成年子女遠離父母親離婚衝突的傷害」,席間院長及庭長也親臨現場支持。

  為屏東縣因父母離婚而哀傷、痛苦與孤單的孩子,家事法庭和家事服務中心有個共同的目標─努力為這些孩子,留住他們離婚爸媽對孩子的愛!讓父母的親情永遠與孩子相伴相隨!

  回顧去年辦理八場課程以來的點滴,總是在課前的聯繫中,聽到許多令人心碎的家庭故事;看著一張張夾雜著哀傷、憤怒、茫然、困惑表情的民眾,來到上課的現場。如果時光可以倒流,誰不希望家庭故事可以有重新改寫的機會;只是,當每一個未被妥善處理的衝突,累積到再沒有機會轉圜,兩人世界也不可能會有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自在,只能選擇各自走天涯的孤寂!沒有什麼解藥可以立即療癒分手的撕裂和痛處,只能等待時間化為療傷的養分!

  但是,孩子們的生命,卻無法對其施以「讓時空靜止一切」的魔法!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橋  目睹社工

        小豪,是個15歲的原住民少年。父母因工作關係,長期與小豪同住新竹(父母因工作關係,很早就搬出原鄉到都市打拼)。小豪從小就目睹父母的爭吵及肢體上的衝突,雙方常飲酒後,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母親常常傷痕累累,獨自默默地等傷口癒合,期盼不要再遭受到毫無理性的拳打腳踢。媽媽因無法忍受爸爸長期受暴而離開新竹,返回屏東娘家,獨留小豪與爸爸同住。後來爸爸生病了,全由小豪一人獨自照顧爸爸直到他離開世界。爸爸過世後,媽媽擔負起小豪的照顧將他接回娘家生活,但在新竹生活了13年,小豪對於原鄉的文化很不能適應,與部落的村民有隔閡,生活得很不開心。加上小豪個性內向、封閉,不主動融入家人及附近生活圈,他心中一直盼望能再回新竹與大伯生活。媽媽平時靠打零工維生,收入並不穩定,無法讓小豪過充裕的生活,加上媽媽情緒表達困難長期透過喝酒抒發、外遇及等行為;小豪對媽媽過去離家、不負責任的行為有許多的生氣、憤怒及不諒解,這常引發小豪與媽媽的衝突。對酒醉後的媽媽更是十分反感,兩人常發生衝突,彼此惡言相向,甚至發生肢體上的衝突。

        隨著兩人衝突越來越激烈,親友向勵馨基金會目睹社工尋求協助。小豪從小目睹暴力、衝突影響他的身、心理發展,他對於社工的陪伴覺得安全且溫暖,願意慢慢地表達內心的感受及想法。國三下學期,由於媽媽常酒醉無法接送小豪上下學,同時因轉學的適應問題,使得他學習意願低落,並且出現翹課情形。校訪時,得知小豪有畫畫方面的興趣與天賦,未來的夢想是當刺青師傅,但平時畫畫只靠自己摸索。透過繪畫的歷程,小豪重現現實生活中所遭遇到經驗,更由繪畫表達自己的意見及想法,紓發內在的負面感受與情緒。

        正面臨升學抉擇的小豪,媽媽考量家中經濟狀況不佳,無力負擔私立學校的學費,而希望他就讀學費較便宜的國立高職,由於小豪在畫畫中找到快樂及成就感,他清楚知道如果無法就讀設計科,寧願放棄繼續升學。社工透過學校、勵馨及連結網絡資源,與媽媽討論後來同意盡力幫助他完成夢想,讓媽媽減輕對學費壓力與擔心。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新頤(家暴組社工)

19歲的小媽媽,堅持要單獨監護2名幼子,成年父親很無助,沒有條件爭取監護及照顧,每月一萬元的扶養費,似乎是唯一能為2名幼子做的。 

約3.5年婚齡,還沒準備好進入婚姻,還不清楚夫妻的義務,父母角色就來了。

太年輕,小媽媽無法理解調委提議的共同監護。

太無奈,成年爸爸無法思考,女人一但感情沒了,無論再多努力仍挽回不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容蓉 家暴組社工

 

「愛孩子就是陪伴他!」

「我並沒有想要離婚,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坐在這裡?」

「孩子的媽媽不讓我看孩子,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孩子了,要怎麼愛……」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