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少女性創傷歷程】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芯再過幾個月就滿16歲了,阿志則是再過幾天就滿18歲

他們因為朋友的介紹而交往,而後又因為好奇而想嘗試性行為;他們都不知道,在法律上他們未被賦予所謂的「性自主權」。

然而因為阿芯經痛就醫時被醫院問到是否發生性行為,進而被醫院通報,於是開啟了阿芯遭受一連串的詢問,尤其是─爸爸的憤怒。

過程中阿芯感受到無比的恐懼及壓力,不知道接下來爸爸及司法會怎麼來「處罰」他們,這些都影響了阿芯的生活及課業,然而,影響最大的,其實是親子間的感情及衝突。

社工透過多方的溝通與協調,終於讓阿芯的爸爸不再那麼的生氣,並且願意和阿芯修復親子關係。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大眼蛙社工

唐唐曾經是個與媽媽有很大衝突的孩子,唐唐與哥哥是同父異母的兄妹,唐唐的爸爸從未對唐唐盡到關心及教育的責任,因為原生家庭的關係,唐唐早熟卻也叛逆、不服管教,而媽媽總是用強烈的方式來管教唐唐,令唐唐只想逃離

唐唐用結交許多朋友、在外遊玩的方式,來逃避在家中得不到的關愛,卻也從這些關愛中得到人生中不可抹滅的傷害,唐唐不只一次被多個人侵犯身體,到最後唐唐選擇用麻痺自己的方式來面對這一切。

唐唐是個很需要關愛的孩子,社工第一次與唐唐會談時,唐唐展現出童稚的一面,讓社工很快的就能和唐唐建立好的關係,然而唐唐對自己曾經遭受的傷害仍是隻字不提,幸好唐唐遇到一位值得信任的輔導老師,經由輔導老師與社工雙方努力之下,唐唐逐漸願意接受心理諮商的輔導,雖然在這過程中,唐唐仍是逃避了幾次,但唐唐最終仍完成心理諮商的輔導。

唐唐與媽媽的關係,也由原先的強烈衝突,歷經媽媽生病住院,唐唐因為擔心媽媽的生命安危而難過落淚,到後來媽媽在唐唐生日時偷偷安排到學校替唐唐慶生,媽媽說:「從小到大沒有給唐唐做過生日,希望可以給唐唐一個驚喜」那是唐唐人生中第一次的慶生。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耕馨少女 小育

以前的我非常的討厭自己,我覺得我沒有朋友,更常常被爸爸打,所以我常常很晚回家,常常偷偷的哭,甚至有自我傷害的動作;每天的生活慘不忍睹,回家後沈迷打電腦;最後還交了一個不好的朋友,帶我去抽菸、網咖,導致我的課業一落千丈。

直到我來到了耕馨家園,剛開始,很不習慣,在這邊要每天洗衣服、讀書、打掃,這些是我以前很少做的,加上我的人際關係不是很好,每天都認為我被誰誰誰討厭,甚至在這邊偷抽菸,有時也會在房間偷偷地掉眼淚;那個時候,我非常討厭家園安排我們去教會,因為都不認識那裡的人,也不知道要幹嘛?去到那邊就是睡覺跟吃午餐。

後來在姊姊她們一次一次的為我禱告和告訴我,我是可愛的,我是被需要的等等的鼓勵話語,我漸漸的相信自己,並且努力去表達自己的感覺、想法;從剛開始的23天洗一次衣服到每天都洗,從討厭去教會到非常愛去教會,甚至在教會擔任同工,課業從一落千丈到現在的突飛猛進,甚至每學期都可以拿到3000元的獎學金,從沒有朋友到現在有從各地來的朋友,有台南后甲的,有屏東公館教會的等。

我的生活不再像以前一樣慘不忍睹,而是每天充滿歡笑、快樂並多采多姿;我能有這樣的轉變都要感謝國中的輔導室主任,否則我現在也不會在這邊,如果不是她幫我聯絡社工來關心我,我也不會來到耕馨生活,感謝這裡的社工、生輔姐姐聽我說心事、陪我聊天,還常常對我說鼓勵的話,感謝桂香媽為我禱告並為我祝福,感謝愛馨人捐東西給我,使我們吃得飽睡得飽穿得暖,感謝秋雁督導為了我們的學費低聲下氣地去跟人借錢。總之,雖然我常常惹你們生氣,但是你們總是很有耐心的包容我,在此,我很感謝你們的幫助。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易葳 培力組社工

 

        第一次見到阿玉時,阿玉帶著她的女兒正要去醫院看醫生。自從發生被工作的老闆性侵害未遂之後,阿玉便害怕一個人獨處,外出總是要將女兒帶在身邊,除了自己沒有安全感以外,也不放心唯一的獨生女自己在家中或外出,總之阿玉就是對身邊的人極度的不信任。

 

        阿玉從越南嫁來台灣已經十幾年了,遭受到前夫及前夫家人長期暴力的虐待,阿玉受不了後跟前夫離婚,在沒有贍養費的情況下靠著自己的力量,帶著她唯一的女兒從高雄搬到屏東來生活。阿玉曾經自己開麵攤、打各種零工,一切的努力就是要讓唯一的女兒受到好的教育,不要被人看不起,阿玉向來潔身自愛,身邊也不是沒有朋友找阿玉去從事特殊行業,但阿玉總有股氣的回絕,不想自己及女兒就此被貼上標籤。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易葳 女力組社工

炎熱的午後,社工到小金工作的店看著小金左邊煮麵、右邊搖飲料,一邊又要拿香菸給客人,這是一家只有遮雨棚、電風扇,沒有冷氣的店面,更熱的時候只能拿著大雨傘遮擋在前面,而小金已經在這裡工作一年多了。

小金從小父母離異,跟著爸爸生活,媽媽已經回台北的娘家,現在也僅是透過網路及電話聯繫。小金是獨生女,個性單純天真,喜好交朋友也全然的信任朋友,卻因為在一次與友人到廟會外宿的夜晚,遭受廟內的人性侵並且懷孕,小金得知懷孕時感到驚慌失措,而加害人在不願意負責任的情況下,導致拖延了許久才在社工的協助進行引產,但小金內心的創傷卻無法隨著引產而復原

小金因自小在父母關係及親子關係疏離下成長,對於情感有強烈的依附感,而與男友交往的情況又不慎穩定,也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經過社工一旁的陪同及協助安排心理諮商,小金終於漸漸走出自己想要的生活,也不再依賴在與男友不對等的關係之下了。 

許多青少女大多因為家庭的推力,導致他們向外尋求情感上的依附,期望有更多的關愛,若能給予我們身邊這類的青少女朋友更多的支持,就能幫助更多青少女可以有更正向的人生;小金現在穩定在店裡工作也自己在外租屋,期待著存夠了錢後能繼續就學,展開新生活!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楊稚慧 高雄分事務所主任

        在小雅國中二年時就認識她了,當時由老師口中得知她與男朋友住在一起,仍記得那時外表文靜的她心中主要的困擾是學費不知誰要幫她繳,因父親稱其已經住在別人家,學費理應由男方支付,但男友父親認為應由其父母親負擔,離家在外已有一段時間的小雅,住在男友家是乎已獲得大家的默許,小雅也認為自己自己愛玩,住在家中限制多,現在比較好。

若你以為小雅從此平穩過生活,就錯了,不久傳出父親性侵害妹妹的事件,妹妹接受社會局保護住進中途之家,母親與小妹搬回娘家住,事件也在訴訟中,當時小雅並對次件事情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僅稱她搬回去與媽媽住,大家都擔心爸爸會被關起來,媽媽甚至希望小妹推翻之前有看見爸爸性侵害姊姊的說法,因為爸爸是家中主要的經濟來源。

此時就讀中途班的小雅就學狀況穩定,加上有回原班級的意願,輔導主任積極安排小雅回原班,召開跨處室會議,甚至安排老師為她進行個別的課業輔導,在接受這些協助時,小雅總是溫順地說好、願意、可以,有一度小雅是老師心目中在中途班唯一還有救的學生,回原班象徵回歸主流教育。

若你認為小雅從此平穩過生活,就大錯特錯了,小雅回原班之後又中輟了,與小雅關係越久,就越發現事情並不如表面,小雅又回男友家住了,因在原班不適應轉回中途班,出席狀況越來越不穩定,面對這一連串突變,老師、我與一位一直在幫助他的阿姨只能以不變應萬變,秉持著陪伴不指責的態度,看著小雅自己一層一層揭開自己的面紗,顯現自己叛逆的一面。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花了許多的時間,小花(化名)終於願意給自己一個諮商的機會,丁媽(輔導老師)來電說第二次的諮商即便她不在,小花也自己如期到校來進行諮商了,看著小花邁開了勇敢的那步,相信也期待著她的生命會有不一樣的洗鍊。

imagesCAC3X9U0  

   小花的父母在非婚姻關係中生下小花,成長過程父母親經常的缺席,有一段時間小花是被外婆帶大的,後來小花的母親將她帶回身邊,卻因為管教問題導致母女經常發生嚴重衝突;小花因此尋求外在朋友的情感依附,在這樣的關係之中小花遭遇到不當的侵害,使小花更加的封閉自己的內心。

   第一次見到小花時,小花戴著口罩充滿著防衛,面對我的到訪表現得不以為意,與我的對談也僅止於一問一答,有時更會用言語攻擊我,事後與丁媽聊及小花的生命歷程,我對小花年紀這麼輕便已面對許多傷害感到心疼與不捨,也更加了解小花所經歷的遭遇以及對人無法產生信任。

   隨著和小花關係的建立,從一開始的排斥,每一次與她對話總是喜歡說反話,後期小花已經可以脫下口罩,願意讓我到她家甚至進她房間與她談笑,我知道,小花終於開始接受我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