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社工筆記】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洪曉萍 企劃專員

「家的改變是互相影響沒有人不想改變當家整理好不再亂自然爭吵會減少。」~蘇嫆婷老師

屏東分事務所2021年從1月至3月舉辦三場「啟動家與人生的整理與整頓」課程,蘇嫆婷老師從臥室、廚房、客廳、玄關等地方,分別說明要如何歸類整理,讓家裡的空間能夠井然有序而更為方便。

「斷捨離」不僅是收納,也是重新整理自己。對很多人來說下班回家後,根本就是累趴了能坐就不想動,放假期間更是只想休息或放空,對要用心思規劃如何整理家務之事,根本就不太想動腦思考,特別又抓不到頭緒及方向時,就會讓人直接想放棄。

「家」的收納整理當更符合家庭成員方便及習慣時,家的整理將不會再只是家中女性角色的責任了,畢竟家是屬於居住在家裡每一位成員的,每個人建立起好的生活收納管理習慣,拿取東西後就物歸原位,家的空間更為舒適及潔淨,回到家裡就能真的休息放鬆。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 佳靜  家暴組社工

小陸兒與先生在大陸工作認識後,遠從大陸嫁才來台灣,原以為會就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來台後兩人因為工作時間顛倒,互動減少只剩簡單的問候,就連同時待在家的時間也變少,這樣過了一年、兩年、三年長時間下來沒有共同的話題感情漸漸變淡甚至沒有,一個溫暖的家變成彼此的休息客棧,小陸兒認為這已經不是家該有的樣子,兩人就像室友而不是夫妻,小陸兒雖然傷心但她知道彼此都沒有感情,最後只能離婚結束這段婚姻。
 

結束婚姻一段時間後,叫阿豪的朋友對小陸兒展開積極的追求,對小陸兒百般的照顧,原本擔心兩人有年齡差距的小陸兒,看見阿豪的努力答應交往,交往後兩人開始同居生活,小陸兒原以為這是幸福的開始,同居後阿豪開始管控小陸兒的生活、交友及行蹤,常常對小陸兒提出不當的要求滿足阿豪的不安全感,後續小陸兒因為小豪丟了工作、向父親借錢買房子,還到戶政登記結婚,就是為了改善兩人爭執給小豪一個安全感,但狀況未得改善反而小豪變本加厲會假自傷或言語威脅小陸兒,讓小陸兒長期處在精神暴力中,為此小陸兒患了憂鬱症,她才知道自己在這段感情裡受了多少苦,最後掙扎許久才離開小豪,但她也感嘆當初說好的幸福呢?一段用心經營的感情只求安穩的幸福,最後淪落到這個地步。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黃湘喻 女力組社工   

                當社工的經驗中,我們不會只是服務「個案」而是一整個「家庭」。每當社工初次家訪,看見家庭各方面的需求,總會用盡身邊的資源給予連結。

我曾經上山初次家訪時,遇到案家有多重障礙的孩子,這樣的孩子在山區一班不到10個學生的分校並不會有資源班的編制,因此協助連結身障單位進入案家服務;近期則遇到家中有過動症的孩子,但過動症並不屬於身心障礙,而身處在台灣南部的屏東,過動症的資源僅能仰賴學校的特教班或者是醫院所提供的藥物治療,但這些資源就足夠讓家長適應或教導過動症的小孩嗎?顯然是不足的。

家長幾乎12小時與過動症孩子相處,若沒有支持性團體,或在過動症上有相當經驗的單位提供親職教育,顯然會讓家長手足無措。

光是屏東縣就充滿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更何況是整個台灣呢?!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陳玉琳 屏東分事務所女力組社工  圖/黃湘喻 女力組社工

「近年來,這個社會對於肉肉的人稍微釋出善意,翻轉了一個名詞叫做『棉花糖女孩』,在形容一個女孩肉肉的,軟嫩程度就像棉花糖一樣,可愛的外號讓人不會感到不舒服或者受到歧視」

很多人都說:「小時候胖不是胖」,很不巧的,我就是那位小時候胖長大還是胖的人;成長的過程當中,擁有許多一聽就會知道身材的外號,例如:小胖妹、加菲貓、小叮噹、波霸、大奶妹…等等,當國文課上到「兒時記趣」這篇課文之後,我只要走到哪裡,便會有一些男生不斷叨念著「乎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身材成為評論一個女生的依據之一,也因為”瘦”這個主流文化導致對於”肉”的人形成一個不太友善的空間,為了要邁進主流的圈子有一段時間我選擇放棄最愛的美食進行減肥,餐餐論卡路里過活,一有機會就不斷的運動,當時許多偶像明星會分享許多減肥方法,我除了整形之外真的是無不嚐試,然而,減肥成果仍然效果不彰,只好承認自己就是易胖體質,也許是因為這樣的體認讓我放棄了減肥。

每當聽到別人拿我體重開玩笑時,心裡其實是難過的,為了讓自己好受點,我開始學會自嘲,不等別人開玩笑我就會先取笑自己胖這件事情,心裡默默的認為自嘲總比讓別人嘲笑好;久而久之面對他人拿我的體重開玩笑時,我也總能以得體不突兀的方式應對,但是在內心深處其實多少仍會不舒服甚至自卑。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孩子總會喜歡一個人躲在桌下畫圖,心裡常常存有恐懼。

◎橋 (屏東分事務所目睹社工)

(文為目睹社工在陪伴孩子時所聽到的孩子心情轉述,社工擬用孩子口吻,描寫面對家庭暴力的內在狀況。)

我最害怕爸爸打媽媽的時候。每當聽到爸爸的吼叫聲和媽媽的哀嚎聲,我就怕得想趕快躲起來,但兩條腿總是不聽使喚。我好害怕媽媽被打死,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爸爸要打媽媽?我爸其實對我很好,但我不懂為何有話不能好好地說呢?每次看到他欺負媽媽我就很氣、很恨他、可是又覺得他是我爸,我不應該恨他,但我又覺得媽媽很可憐,有時候也很討厭她為什麼這麼軟弱。我幫媽媽是不是對不起爸爸?也可能會失去爸爸?但我更害怕媽媽被打死。我好想找老師、社工、警察幫我跟爸爸說不要再打媽媽了,可是我不敢。每天放學回家,總有一股忐忑不安情緒湧上,也覺得會發生可怕的事情……真不想回家,但我又能去那裡呢?

※捐款郵局帳號:5021-9095 戶名:勵馨基金會

文章標籤

屏東分事務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